浣浣

点开简介,因为懒得弄一个置顶了。

我以后肯定会一直混迹在全职圈里,至少还要混到2025年吧。
如果有喜欢的好友,欢迎扩列:
QQ:1340876472
我很喜欢写这些东西。
如果有建议的话,一定要在评论里指出来。
不支持撕,也不撕。
希望以后可以相处愉快,非常喜欢你们。
这里浣浣,承蒙光顾。







背景来源@浣浣
头像来源于@喵君爱吃烤鱼

不好看,但是我很喜欢啊

青春

其实我很早就尝试过把我记忆里所有关于他的记忆用笔记本完完全全记录下来。我写了满满一整本的笔记本,里面有关于初次心动的那一场篮球赛就有整整五面。关于每一次光打下来的角度,每一次投球的恣意和最后一个空心三分的帅气。我记录的事无巨细。

可是我从没想过要不要让这件事情带有思考的被我记录下来带有我主观感受的记录下来。


人有的时候大概真的是一个很奇怪的生物。我好好的去思考这一整件事情用了我大概整整四年的时间。也许不是每天都在想,但是它总是会不自主的出现在我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听歌,夜深寂静的熟睡前,甚至是一些梦中。我仔细推敲起有关于它的所有有用的没用的细节。这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所以啊,我是一个需...

【宋声声】佛说不渡他

#ooc致歉#

#私设#

#乱写的,不喜勿喷#


我是一名虔诚的信徒。

从前我信奉自己,我是自我世界的神明。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男人,

别误会,

我想我爱他。

他叫宋声声。

他是我的神明,至高无上的神明。


我虽不曾跪拜却满心忠诚。

他也忠于他的信徒。


他为他们死,

他为我而死。


后来我信奉高高在上的佛祖。

我不安的跪拜着,祈愿着。

我流着泪祈求着,

我求佛,我求佛祖超度他。


佛拒绝了我,

佛说我不诚。


在摇曳的烛火里,

我仿佛看到他。

我甘心跪拜。


佛说,

不渡我也不渡他。

佛从不是我的神明。

“我”

我亲手拔掉自己身上所有的刺,

把自己变成一个大众喜爱的模样,

我背着所有嘲笑和辱骂走过两年。


我成了最懦弱的模样,

低调,自卑,认输。

我向命运低了头,毫不犹豫。


又花了两年时间让我自信,底气十足,

变成大家会接受的样子,还娇纵的养着自己那一些小脾气。


有时候我会很没有安全感的想全世界都讨厌我,

有时候我又觉得那是一种馈赠,

我摇摆不定,告诉自己,其实一切都好。


它说:“其实,你们并不需要那个让你们产生被爱着的错觉的群体,因为这个世界上或许喜欢你们的人不多,但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是真诚而毫无保留地爱着你们。”——《犯罪心理》


当它开始在我心里叫嚣时,我努力去相信这句话。

我想,一切...

【伞修】叶将军的落跑小甜妻

#ooc致歉#

#私设#

#我流古风故事#

#一个脑洞,有空添细节#


“诶,管家的,向你打探个事儿。”

“事儿好说,我嘛,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这天下哪有吃白食的买卖?”

“钱好说好说。我家公子有的是钱。

就是....就是不知道,这京城叶家,就叶丞相家,他家的大公子可有婚配?”

“叶家大公子?诶,那你可有所不知。

叶家大公子在十年前就跟着心上人跑了!”

“叶家大公子早已有心上人?!不知是哪家的千金小姐?”

“诶诶,小点声。这叶家大公子的心上人可是个男儿郎。这可不是求娶,这叶家大公子怕是嫁人呐!”

“嫁人?管事儿的可不是在说笑话吧。这般胡乱瞎编,我家将,噢公子可不会付钱。”

“别别,你可听我细说。小公子你别冲动...

【叶橙】礼物

#ooc致歉#

#私设#

#一个想了很久的梗,但是一直没时间写#

#是不是一直欠你一篇叶橙 @Crane.白衣卿相 #

“有人问他之于我是什么,我想那是上天的馈赠。”

[一]

28岁准备退役的苏沐橙在自己的退役发布会上听到了这个被盛传已久的问题。

“请问苏队,叶修和您是什么关系呢?或者说他对您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苏沐橙看向正对这她的这台摄像机。

他们没有提前约好,苏沐橙也不知道问题的另一位男主角在不在这场直播的屏幕后面看着她。

不过在联盟独自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成为了继楚云秀之后的第二个联盟女队长,她也不是什么青涩的少女。只是稍微晃了一下神,就对上那名记者的眼神,笑容可掬...

【喻文州x瑶瑶】一封情书

#ooc致歉#

#私设#

#没有很中心的主题,但很真诚#

#因为我不能在你生日那天准点发,就想着喻文州要是给你写情书的话,应该会要提前写吧#

# @正罗衣 提前好几天祝你生日快乐,成年快乐#

#破坏了你的仪式感抱歉#


夫人:

        你好。

        侥幸有机会看到你的微博和LOFTER,知道你一直脑补我叫你夫人。虽然这个称呼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我最喜欢的应该是有一天能叫你老婆。希望一定会有那一天。

     ...

我和瑶瑶在KTV唱《半道英雄》。
她喜欢喻文州和韩文清,我喜欢周泽楷。
所以,对家的不唱!!
微草那一段多么的惨啊。
这可能就是庙粉和枪王粉的尊严吧。 @正罗衣

有些想说的

说说【黄薇薇】那一篇文

只能说最近对于医院的理解有些多。

我本来意向中的结局是黄薇薇从这次的经历里理解了什么,然后成为了一个怎样的人。

但是我写到最后的时候发现还不够,这些还不足够。


但是黄薇薇一定是有所收获的,

那这就够了。


关于那些我没写出来。因为我不是黄薇薇,我感受不到她会理解到什么。

或者说,我也不知道能理解到什么。


但我希望这个故事它是完整的,

它也是触动人心的。


这个故事,它有关成长,也有关死亡,

有关挣扎,也有关无奈。


不是物是人非,也不是被迫无奈,

它只是一个选择,然后有人做出了那个选择而已。


只是这个选择的后果,是痛苦的,但也是幸福的。

© 浣浣 | Powered by LOFTER